<cite id="t1f7h"><span id="t1f7h"><nobr id="t1f7h"></nobr></span></cite>

        <track id="t1f7h"></track>
        <big id="t1f7h"><i id="t1f7h"></i></big>
        <pre id="t1f7h"><span id="t1f7h"><progress id="t1f7h"></progress></span></pre>

        <progress id="t1f7h"><meter id="t1f7h"></meter></progress><track id="t1f7h"></track>
        <track id="t1f7h"></track>

          <sub id="t1f7h"><video id="t1f7h"></video></sub>

          <menuitem id="t1f7h"></menuitem><big id="t1f7h"><dfn id="t1f7h"><meter id="t1f7h"></meter></dfn></big>
          <big id="t1f7h"></big>

          歡迎您的訪問!
          全國免費咨詢熱線:
          拆遷法律咨詢網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 主頁 > 聯系我們 > 正文

          最高法案例:宅基地轉讓協議無效后的補償利益歸屬

          作者:匿名  來源:拆遷法律咨詢網  日期:2021-10-22

          【裁判要點】

          基于張坤法在此長期實際用于居住及拆遷改造時的房屋也為其重新改建的事實,中原區政府根據張坤法獲取的《房屋及宅基地轉讓協議》、《集體土地使用證》原件、《柿園村附屬物普查表》、《承諾書》、《空房驗收單》等材料,與房屋的實際使用人張坤法簽訂涉案《拆遷補償移往協議》,已遵守了謹慎審查的職責,并無不當。另外,李紅與張坤法簽定的《房屋及宅基地出讓協議》中專門誓約了如時逢國家、政府征稅,出讓方必須無條件協助受讓方發給全部補償款及房屋等內容,該約定意味著雙方在簽訂協議時已經預見涉案房屋被征收、接管的有可能,也是協議雙方對征地移往中牽涉經濟利益做出的權利處分。雖然雙方簽定的轉讓協議已經司法程序證實無效,但李紅在已將房屋及宅基地出讓交付給多年并已取得對價的情況下,要求證實中原區政府與張坤法簽定的《拆遷補償移往協議》違憲并對其展開移往補償,有違誠信和合理原則,亦不符合法律規定,本院未予反對。目前,涉嫌宅基地及房屋因被征地已喪失了居住和使用功能,已轉化為征地利益,如李紅對征地安置補償利益分配有異議,可通過民事訴訟途徑自行解決問題。


          【裁判文書】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以定 書

          (2017)最高法行齊6998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李紅,女,漢族,1969年3月16日出生于,住河南省鄭州市中原區。

          再審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鄭州市中原區人民政府,住所地河南省鄭州市中原區桐柏路200號。

          法定代表人喬聳,該區人民政府區長。

          再審被申請人(一審第三人、二審被上訴人)張坤法,男,漢族,1957年5月7日出生,河南省許昌市莊。

          李紅因訴鄭州市中原區人民政府(以下全稱中原區政府)、張坤法確認行政不道德違憲及補償一案,上告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豫行終2471號行政裁決,向本院申請人合議庭。本院依法構成由審判員閻巍擔任審判長,審判員劉雪梅、梅芳參與的合議庭,對本案展開了審查,現已審查落幕。

          李紅申請人再審稱之為:一、張坤法與合議庭申請人之間的《房屋及宅基地轉讓協議》因法律障礙和雙方爭議未能遵守完,房產及宅基地的物權權屬自始至終歸屬于再審申請人,張坤法對本案所涉房產和宅基地不具有物權。中原區政府與張坤法簽定的《拆遷補償安置協議》,侵犯了再審申請人的房產物權和宅基地使用權;二、在鄭州市中原區人民法院已經做出生效判決確認《房屋及宅基地出讓協議》違憲的情況下,原審裁決仍以《房屋及宅基地出讓協議》的內容作為本案判決的事實依據,似乎錯誤;三、中原區政府以其正式成立的柿園村征地指揮部直接參與和干預不應由拆遷人承擔的征地活動,并與張坤法簽訂《拆遷補償移往協議》,違背了《城市房屋征地管理條例》第九條第二款、《河南省城市房屋征地管理條例》第十二條第三款、第十五條的規定,以及2004年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控制城鎮房屋征地規模,嚴格征地管理的通知》的涉及拒絕;四、張坤法未對合議庭申請人的房屋進行新的改建,且其沒有任何證據進行佐證。即使張坤法對再審申請人的房屋展開改建,在其不具備物權且未經再審申請人同意的情況下,也是非法行為,并無法改變合議庭申請人對房屋和宅基地的物權權屬;五、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行政民事法律關系邏輯混亂。請求:一、撤消(2016)豫71行初91號行政裁決和(2016)豫行終2471號行政裁決;二、改判確認中原區政府柿園村拆遷指揮部與張坤法簽定的《征地補償安置協議》無效;三、改判中原區政府按照《中原區柿園村征地補償安置辦法》的標準補償再審申請人的宅基地及被拆房屋損失,并參照中原區政府柿園村拆遷指揮部與張坤法簽訂的《拆遷補償安置協議》補償再審申請人搬遷安置房屋396平方米,房屋及附屬物損失49560元,遷往補助費、過渡費及獎勵費等101032元(過渡酬勞暫計24個月,其后繼續計算出來至實際搬遷移往之日)和本案訴訟費用100元;四、將本案發回重審。

          本院經審查認為:根據原審查清的事實,李紅要求確認《房屋及宅基地轉讓協議》違憲的民事訴訟是在柿園村征地指揮部與張坤法簽訂《征地補償安置協議》以后駁回的。基于張坤法在此長期實際用于居住及拆遷改造時的房屋也為其重新改建的事實,中原區政府根據張坤法獲取的《房屋及宅基地出讓協議》、《集體土地使用證》原件、《柿園村附屬物普查表》、《承諾書》、《空房驗收單》等材料,與房屋的實際使用人張坤法簽定涉案《征地補償安置協議》,已遵守了謹慎審查的職責,并無不當。另外,李紅與張坤法簽訂的《房屋及宅基地出讓協議》中專門誓約了如遇國家、政府征稅,出讓方必須無條件協助受讓方發給全部補償款及房屋等內容,該約定意味著雙方在簽訂協議時已經預見涉案房屋被征收、征用的有可能,也是協議雙方對拆遷移往中所涉經濟利益做出的自由處分。雖然雙方簽定的出讓協議已經司法程序確認無效,但李紅在已將房屋及宅基地轉讓交付給多年并已獲得對價的情況下,要求確認中原區政府與張坤法簽訂的《征地補償移往協議》無效并對其展開安置補償,違背誠信和合理原則,亦不合乎法律規定,本院不予支持。目前,涉案宅基地及房屋因被征地已喪失了居住于和使用功能,已轉化為拆遷利益,如李紅對征地安置補償利益分配有異議,可通過民事訴訟途徑另行解決問題。

          綜上,李紅的合議庭申請不合乎《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規定的情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上訴再審申請人李紅的合議庭申請人。

          審判長閻巍

          審判員劉雪梅

          審判員梅芳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 朱瑞強

          書記員 曲飄原


          <cite id="t1f7h"><span id="t1f7h"><nobr id="t1f7h"></nobr></span></cite>

                <track id="t1f7h"></track>
                <big id="t1f7h"><i id="t1f7h"></i></big>
                <pre id="t1f7h"><span id="t1f7h"><progress id="t1f7h"></progress></span></pre>

                <progress id="t1f7h"><meter id="t1f7h"></meter></progress><track id="t1f7h"></track>
                <track id="t1f7h"></track>

                  <sub id="t1f7h"><video id="t1f7h"></video></sub>

                  <menuitem id="t1f7h"></menuitem><big id="t1f7h"><dfn id="t1f7h"><meter id="t1f7h"></meter></dfn></big>
                  <big id="t1f7h"></big>

                  成年视频xxxxx在线_亚洲中文字幕无码天然素人在线_国产呦系列呦交_三级4级全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