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成大人物 - 內容
1246
孫哲教授:《團圓》就是這“中國范兒”
  來源:新聞中心

 

2015年5月1日,第42屆世博會在意大利米蘭正式開幕。中國館主題影片《團圓》如期與全球觀眾見面,中央電視臺也連續一周以8國語言面向世界展播。在為期184天的展會時間里,《團圓》將在中國館內長16米,高9米的大屏幕上,每隔30分鐘循環播放一次,直到10月31日。

 

這部長達8分鐘的國家形象宣傳片由中影集團導演崔雪峰監制,成都大學美術學院數字動畫原創中心創作完成,整個創作團隊集結了幾乎所有中國從業幾十年的老動畫人,從中國傳統美學元素出發,通過動畫的形式呈現了濃厚的中國鄉情的故事。

 

成都大學美術學院制作團隊由動畫系主任孫哲教授領銜執導,動畫原創中心和成都大學美術學院教師和學生組成。作為中國館視覺展示的核心部分,這部打著“成大創作”的國字號動畫影片,世博會中國館“重頭戲”,凝聚著成都大學制作團隊的心血和汗水,彰顯著成都大學在動畫專業領域雄厚科研與創作實力。

 

一部《團圓》,情牽成都大學與米蘭世博會的緣分。

 

一部《團圓》,承接成都大學美術學院今昔明日的奮進步履。

 

近日,《成都大學報》特別策劃,走進成都學院(成都大學)校園內的6號專家別墅,這座“動畫創作工廠”,采訪米蘭世博會中國館主題影片創作負責人、成都大學美術學院動畫系系主任孫哲教授,探尋《團圓》“生產”背后的故事,體察從事動漫創作37年的“老動畫人”的深深情結。

 

1.jpg

 

孫哲,研究員,碩士生導師,現任美術學院動畫系系主任。第七屆全國“德藝雙馨電視藝術工作者”獲得者和成都市第九屆有突出貢獻專家;國際ASIFA動畫學會會員、中國電影家協會動畫電影工作委員副會長、中國動畫學會執行委員會主任、中國電視家學會卡通藝術委員會常務委員會委員、四川省視協動漫專業委員會會長、第23屆中國電視金鷹獎評委,教育部高教司全國大學生動漫大賽專家評委。

 

曾導演制作國內外動畫片600余部,多次榮獲國內外專業領域的重要獎項。代表作品:《小糊涂神》《西游記》《藍皮鼠大臉貓》《文成公主》《快樂狐貍》,美國迪斯尼電視系列片《大力士》、《甘美熊》、《獅子王》、《阿拉丁》、《玩具總動員》等,參與動畫電影《Fern Gully》的設計制作,獲全美國電影大獎—埃米獎。

 

責任鑄就 傾力而為

 

記者:5月1日,《團圓》如期向世界呈現,交完“作業”了孫教授感受如何?

 

孫哲:長舒一口氣,真想好好休息一下。整個制作過程確實是很辛苦,在我們兩個半月的制作制作周期里,時間緊,任務重,大家都卯足勁兒加班加點,大家都掉肉了。

 

記者:《團圓》發布后,外界有什么樣的評價?

 

孫哲:農業部前副部長、常駐聯合國糧農機構代表牛盾發出:“這部動畫影片感人至深”的感慨。外界普遍認為立意明晰、故事溫暖,技術先進、符合東方美學與主題。”在送審過程中,雖經歷熬人的階段,但最后大家的首肯和贊許證明過程都是值得的。

 

記者:孫教授什么時候接到2015米蘭世博會中國館主題影片的創作任務?

 

孫哲:2014年8月,我前往北京參加中國卡通藝術委員會組織的一次學習,在此過程中,主影片的制作人,我的好友邀請我加入制作團隊,當時我一口就應了下來。

 

2014年9月,影片才真正進入創作階段。我們團隊首先進行前期的文學創作—立意、架構、完善劇本。12月18日,劇本通過,中影集團正式與美術學院動畫原創中心簽約。正式接手這個項目是今年1月中旬,在2個半月的創作時限內,我們要完成構思、前期創作、后期制作等所有環節。春節期間,整個團隊都在趕工,不斷經歷推翻重來的過程。

 

記者:過程中最大的困難是什么?

 

孫哲:時間太緊!真正有效創作時間只有2個半月。這次是國家任務,使命光榮,責任重大,進度必須要保證,在時間上絕對不能出問題。劇本確定以后,今年1月全面啟動創作。創作一環扣一環,工序一個壓一個,環環相扣,任何環節滯后都會影響整個制作進程。同時,如何在短暫的8分鐘時間里用簡潔、精準而又濃縮的方式傳遞中國國家形象成為了主創團隊所要面臨的第一個問題。主創人員必須全力以赴,夜以繼日,放棄春節休假,以超越常規創作強度,熬夜是家常飯。影片有135個鏡頭,總長為約480秒,每秒需要24幀,也就是至少需要11520幀圖片,這些圖片還需要配色,其中而大處的劇本修改已經歷了不下二、三十遍,中間還徹底推翻過兩次,這對任何創作團隊來說都是挑戰。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制作完成,絕對算得上是奇跡。

 

整個過程都不敢有絲毫懈怠,這關乎到國家形象、學校聲譽。創作動畫十分艱辛,這是由其藝術形式決定的。前期需要大量的準備工作,構思、立意、準備素材、寫手稿,這些工作看似零散的,看不到任何成果,到了后期合成也要十分慎重,否則前功盡棄。4月6日是定稿提交審查的時間,也是緊張的時刻。影片有嚴格的審查程序,4月12日接受國家貿促委審查;4月15日接受中辦、國辦、外交部、農業部審查;4月18日接受世博會組委會進行審查。距離米蘭世博會開幕還有最后幾天時間,位于懷柔的中影集團2號樓工作室還在為成片做最后的混音處理和修改。

 

                                                      中國味道  國際風范

 

記者:主題影片為什么確定為《團圓》?設計思路怎樣的?

 

孫哲:此次世博會的主題為“給養地球:生命的能源”,聚焦食品和農業。創作前期,主管領導曾對影片創作作出批示,要求重點突出中國傳統文化“和”的思想,以美食貫穿全篇,以親情講述故事。

 

根據批示,創作團隊對影片劇本、角色、風格等進行科學策劃和細致考量,從立意、構思、創作到制作、配樂等,均須要充分展示中國文化的精髓,體現世博會的國際化特點。中國是多民族的大家庭,地大物博,要找尋民族的共同點,從“共同點”著力,向世界人民清晰地展示中國文化。春節回家團圓是中國幾千年來的傳統民俗,最能表現家庭、節慶、美食和親情,以團圓為主題,以歸鄉親情為主線,串聯起中國幾十年的發展變化和中國人的精神風貌,十分契合中國館“希望的田野,生命的源泉”的主題。主創團隊確定了此主題以后,無論是創作意圖,還是文字表述,幾易其稿,劇本于去年12月18日得到了中國貿促會的確認。

 

記者:看完影片,感覺其中滿滿的中國元素。

 

孫哲:對,整部動畫片完全是手繪制作,全部采用中國工筆重彩畫為元素,這在當今中國動畫界已不多見。影片的每個細節都很重要,整個主創對細節處都極度考究。壽字服、手工面、青花瓷、燕歸巢、高鐵、古箏、簫管、自行車、舞龍舞獅等中國傳統文化符號,通過這些符號渲染中國民族文化,展示親情。我們選擇南方的新農村家庭春節團圓的情景,房子是嶺南廣府鑊耳屋建筑,在洛帶也有類似建筑,燕歸巢表達思鄉歸家的家國情懷和土地鄉情。因為文化視角和理解的差異,許多元素也最終被刪掉。

 

在學校的工作室創作,早上起床,房外鳥語花香,聽到小鳥嘰嘰喳喳,鳥兒就是以嚶鳴湖小鳥為原型。成大這邊凈土能夠找到創作的靈感,細心的觀眾就能在影片里面的成大影子。影片還有很多四川元素,比如橘樹、桃花、梅花、油菜花,就是來自于現實生活中身邊場景的投射。

 

記者:世博會作為一個國際性的盛會,影片除了體現“中國味兒”還要表現“國際范兒”?

 

孫哲:此次世博會舉辦地在米蘭,參觀者是全球觀眾,“國際化”是必須思考的問題。要在“國際范兒”的演出中充分演繹中國傳統文化的魅力。影片中高速運行的動車是與國際接軌的紐帶,鋼琴作為音樂的一個符號,全世界公眾容易理解。

 

主創人員還必須考慮中西方文化的結合點,美學理念的融入,這里要特別強調“鋼琴”元素的運用,朗郎是米蘭世博會的中國形象大使,以朗郎為原型設計的三兒子鋼琴師,從這個角度作為文化融合切入口公眾能夠接受。還有中國的手工面和意大利面等等,這些都是文化鏈接的很好的要素。

 

記者:孫教授,您尤其堅持動畫原創和在動畫中傳承中國文化。        

 

孫哲:是的,我大學本科是學中國畫的,我自己也是一個中國文化迷,因此,有這方面的情結吧。平時就喜歡研究。動畫是無國界的,文化是國際化的,中國文化博大精深,有許多可開采利用的寶物。我只做中國的動畫,我的動畫里永遠會有中國文化的影子,我想用這種潛移默化的方式傳播中國文化。

 

這次《團圓》整個作品都是堅持原創,原創雖然辛苦很多。我堅信,我們要做引領而不能僅僅滿足與跟隨。創作不能老是跟在別人后面走,沒有原創永遠沒有自己的東西。

 

記者:《團圓》的創新和突破體現在哪里?

 

孫哲:通過動漫生動展示博大精深的中國五千年農業文化,要細致入微,才能更加清晰地描繪人的心理活動和場景的氛圍,不漏掉細節,盡可能把作品完美地展示給公眾。主創團隊探索很多種方式,最終確定采用“工筆重彩”的藝術形式,這種藝術形式的描繪能夠細致入微,如蜻蜓翅膀的紋理、人眼瞳孔的特寫都能夠得以實現,這是對傳統動畫的巨大超越。工筆重彩這種藝術形式的缺點在于工作量極大,國內尚未有普遍運用,極大的挑戰西方美學觀念。實踐證實,把工筆重彩這種藝術形式深度融入動畫片的創作,拉近動畫與電影的距離這是技術環節的極大突破。中國傳統工筆重彩和現代三維技術相結合的美術風格獨樹一幟,能夠很好地將中國動畫和傳統藝術推出去。不管影片中的老奶奶的面部放大到何種程度,畫面都非常細致,眼中的情感完全可以宣泄出來,細致真實的畫面有別于與以往水墨畫式的大寫意,以更加細膩的場景來渲染情緒,顛覆了工筆畫不能進入電影的觀念,是藝術形式的一次大膽創新。

 

4.jpg

 

                                                   精誠團結    再上臺階

 

記者:成都大學主創團隊的構建和分工是怎樣的?

 

孫哲:整部影片前后投入創作的人員接近70人。主創人員由中國當前最優秀的動畫制作人共同組成,主要包括陳西峰、余海鷹、王運棟、方曙等中國動畫“大腕”鼎力支持,這些人員從業經歷均超過20年。成都大學美術學院動畫系的多位專業教師及學生和畢業了的優秀學子也回校,一同參與影片中后期制作中,對于整部片子做出了重要貢獻。張娟老師負責文學編劇;鄧杉老師主要負責美術風格設定、背景繪制;王巖松教師主要負責場景線稿繪制;羅丁老師是副導演,主要負責影片二維制作部分;夏立偉老師主要負責影片的三維制作;梁怡老師擔任本部影片的三維總監;陳賽老師負責三維特技;還有音樂與影視表演學院鄧瑤老師積極參與;楊虎等一些研究生和本科畢業生、在校動畫本科學生創新工作室“云動”也積極承擔部分二維道具制作、三維模型動畫、三維道具制作、三維道具貼圖等工作。幕后默默無聞的同志還很多,雖然沒有在銀幕上寫上一筆,但是確實做了實實在在的工作。

 

要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高質量完成任務,學校、學院都給予了極大的支持,沒有大家支持與參與是絕對不能想象的事情。團隊人員非常敬業,工作到凌晨一兩點、甚至熬通宵是家常飯。除夕夜,大家圍坐一起包了一頓餃子,大年初一到十五,大家仍舊回到崗位工作。“把團隊帶起來,事業才會永存”我們擁有這個十分和諧的、特別能戰斗的團隊,經歷這次實戰,我有信心我們團隊完全可以與全國專業團隊媲美!這是我們創作《團圓》最自豪的地方,也是最大的收獲。

 

記者:《團圓》的完成,有美術學院優秀學子的傾力付出,孫教授也一直很提倡培養后輩,作為動畫界的資深前輩對這些后繼者有什么樣的期待?

 

孫哲:我秉承“快樂做動畫”的理念,希望每一個學生都把自己當做藝術大師,不能思維局限,要有一定的美學修養,多讀中國藝術史,理論積淀是藝術創作的源頭活水。動畫這樣一個專業,就需要獨特的想法和創意,不要光看動畫界內的作品,做藝術尤其不能把自己框在一個套子里。

 

引導學生的創意才是根本。很多學生剛開始熱情很高,但是在真正操作時,遇到了問題,就容易迷惑,甚至迷惘,這個時候就要因材施教,這是最有用的辦法,幫助他們解決問題和困惑,將他們與動畫的距離拉近,讓他們融入動畫創作中,全方位地培養他們,使他們在技術上涵蓋全面,創意上火花四濺。跟學生交換想法我覺得很有趣,這是一個很奇妙的過程,他們都是年輕人,對事物有著新鮮直接的感受。很多觀眾喜歡國外的動畫,其實國內有許多優秀的人才,他們思想很活躍,同樣可以做出符合某些年齡階段觀眾的作品。關于動畫人才,我國與日韓相比確實存在較大差距,雖然中國動畫的現狀不盡如人意,但我相信這個行業是陽光的,我們應該快樂地去創作,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給觀眾帶去快樂,我要做的就是堅守教師和導演崗位,培養成大的研究生是大的發展方向,讓中國動畫能夠后繼有人,越來越好。

 

記者:對于當前充斥電視熒屏的《熊出沒》、《蠟筆小新》《喜洋洋灰太狼》等兒童動畫,您怎么看?

 

孫哲:這些影片占據電視屏幕,贏得很大歡迎,貌似在商業角度獲得了成功,但這不是真正意義的成功。“動畫并不是簡單的娛樂”,動畫人一定要遵守職業道德,不能讓庸俗內容有立足之地。動畫內容對孩子的成長,乃至對社會的影響都是深遠的。動畫創作必須遵循影視傳播規律,堅持積極向上的價值觀,要傳播真善美,傳遞正能量,要對兒童成長具有啟迪意義,這關乎一代中國人健康成長的重大問題。

 

記者:《團圓》完成了,孫教授近期有什么樣的計劃?

 

孫哲:之前的時間一直在忙著《團圓》的制作,學院的教學課程順延了。現在影片完成,則要把之前“欠”孩子們的課程給補回來了。6月,將將啟程米蘭,以導演的身份進行國際交流和《團圓》的后期技術維護;下一步,希望爭取再拿國家項目,創作更好更有影響力的作品,參加國際大賽,沖刺更高的獎項;希望能夠出版一本書,把影片的創作過程記錄下來;把團隊建設得更好。                      

 

采訪后記

孫哲教授的名字,我早已如雷貫耳。采訪中,我驚喜的向他打聽《小糊涂神》,他滿臉洋溢著慈愛的笑,告訴我《藍皮鼠大臉貓》、《西游記》這些曾陪伴我們這一代人的精神糧食都是自己執導的作品,我的驚喜瞬間直升爆表,甚至他還與我一同哼唱起那首“白龍馬,蹄兒朝西……”感覺此刻坐在我面前的,不是之前一個令我敬仰,高高在上教授、觸不可及的中國動畫大師,而是突然調回到眼前燦爛如蜜的童年,是他!我們童年的“精神教父”!

 

《團圓》,一部讓國人為之驕傲的動畫原創精品,一部代表國家形象的重要影片實現“成大出品”,是以孫哲教授為代表的美術學院動畫專業雄厚科研創作實力的完美展現,是學校長期堅持走產業融合型科研發展道路取得的重要成績。

 

縱是碩果累累,孫教授仍然謙虛不已。談到他深愛動漫創作,談到動畫創作就是一臉爛漫。同時,孫教授有滿滿地自信,“我們是最好的團隊!”、“國家級特色專業絕對不是徒有虛名。成大動漫專業絕對是國內一流的!”

 

對學生、對團隊、對教學、對中國動畫,孫教授有自己的堅持、審視與思考,一個專業領域的“執牛耳者”像他的作品一樣,始終保持著真摯、純真的童心和崇高的師德,他留給我們最深的一句話是“雖然累,這樣人生也是挺好的!”

 

這就是一個成大人,對于專業的執著,對于事業的熱愛和對人生的態度。

 

(文/閔秀玲 李科)

 

  2015年11月23日 10:59  成都大學新聞網
利来w66平台 - w66利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