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成大人物 - 內容
255
袁振欽:此刻 我海拔5120.8米
  來源:新聞中心

 

他是唯一一位入選“2015雪花勇闖天涯——大學生挑戰未登峰”團隊的川籍大學生。海拔5119米的山峰,他僅用時3小時20分沖頂,成為隊伍第一個登頂的戰士。

 

他是袁振欽,成都大學2011級機械工程學院車輛工程專業學生,登頂未登峰當之無愧的勇士。

 

“我們登頂了!”站在海拔5119米的山頂上,迎著山頂呼嘯的風,年輕的勇闖隊員們激動地大聲歡呼。5月27日11時46分,隨著最后一名隊員成功登頂“會師”,23名參加“2015雪花勇闖天涯——大學生挑戰未登峰”活動的大學生勇士全部沖頂位于云南迪慶藏族自治州德欽縣海拔5119米的未登峰的主峰。山上霧氣繚繞,狀似仙境。來自成都大學的袁振欽此時已經在登頂成功下撤近3小時。8時25分,在耗時僅3小時20分時,他便第一個“沖”上了峰頂。

 

這天早上5時05分,由22名登山隊員和一名大學生記者組成的23人的登山隊伍便從海拔4015米的大本營向主峰進發。下午3時左右,全體隊員安全返回大本營,整個攀登過程只有10個小時。

 

“未登峰是指從未有人登頂的山峰,對未登峰的挑戰就是挑戰未知、難度未知、路線未知、山體信息未知。此未登峰屬于有較大攀登難度的提高級技術山峰,全部大學生成功登頂且安全下撤的結果令人驚喜。”連續八年負責雪花勇闖天涯活動的總領隊劉勇說。

 

未登峰巡游記

 

“嗨,等了很久嗎?”那是夏日的一個午后,在成都大學第六教學樓的一間教室里,見到了剛剛從云南回校的他。1米8幾的個頭,皮膚黝黑,一頭短發,干凈利落,一身灰色運動服,嘴角上揚在剛剛好的弧度,“這是一個干凈舒服的男生。”我想。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與他一同重走那時登山之旅。

 

3月,由華潤雪花啤酒(中國)有限公司主辦的2015年“雪花勇闖天涯”活動在全國范圍內啟動選拔,招募大學生勇士挑戰未登峰。他成為百萬名報名參與活動的在校大學生中的一個。活動篩選過程嚴格,每個省只能推選一名成員。“我去年申請過這個活動,但是止步于省選,今年想著再試試就去了。”今年,活動沒有再錯過他。他成為入選的唯一一位四川籍大學生。

 

高大的身材、壯實的肌肉、棕黑的膚色,這些都顯示著他良好的身體條件。“我一直很喜歡運動,特別是戶外運動,不過之前沒什么機會參加這樣的極限挑戰運動。”騎行、徒步、游泳……但最愛的還是籃球。“我經常去打籃球,還是我們學院的籃球隊隊員呢,這次學校的籃球比賽我也參加了,我們學院得了第三名吧。”說話間帶著那運動型男生特有的微笑。正是憑著優秀的身體素質,讓他在挑戰未登峰的過程中,才能顯得如此游刃有余。

 

歷時2個多月的選拔,23名大學生在香格里拉集結。5月26日晚,皓月當空,月朗云疏。天空在星星的點綴下更加神秘幽美。27日凌晨4點,昏暗的草原上帳篷燈格外耀眼,隊員們便陸續起床,準備裝備。整個山谷在頭燈的映襯下露出他的鬼魅。“早上我們五點過就出發了,天很黑。”山路泥濘濕滑,未知的山路中會遇到的困難也無法預料,因此攀登過程中任何失誤都有可能危及安全。“在經歷身體疲憊、呼吸急促后,6點整,我們順利到達第一個落腳點——粗瓦湖,此時的美景將隊員們的疲憊一掃而光。我們隨著帶隊隊員繼續前行,腳下的鞋子被雪埋沒,登峰之路變得更加艱辛。8點左右,第一批隊員到達最后的沖頂地點,登頂前最大的挑戰也隨之而來,險峻的90°峭壁,身后是懸崖,面前是1.5米高的垂直崖壁,連冰爪都很難發揮作用,個子矮的同學只能依靠手肘的力量努力向上,我抓住繩索,在巖璧上上緩慢上升。隊員們只能憑借訓練時學到的內容,努力攀登,用勇氣和毅力,互相扶持,彼此打氣。”

 

登上山頂后,太陽也出來了,周圍白茫茫一片,所有的山都很小,那種感覺真的很爽,”他說,“世間的秘境,腳步不及是根本體會不到的。”

 

“當時沒什么特別的感覺,也沒有想過放棄這個念頭,只是往前走,我只是想在體能達到極限之前盡量多走一點,結果不知不覺的,就已經到了頂峰。云南德欽縣地處云貴高原,到達高原時幾乎沒有什么高原反應,事先準備的氧氣瓶也沒有派上用場。”他以一貫平靜的語氣說來,讓人有一種去往未登峰就像是打噴嚏一樣簡單的錯覺。“此前,我們都經過理論培訓和數日的高山攀爬及徒步訓練之后,隊員們已充分掌握登山的技巧,器械操作能力、平衡力、體力也得到了鍛煉和提升。”

 

“其實我沒想過自己能第一個成功登頂,畢竟還有很多體育專業的學生,我只是不想留下遺憾,我覺得這會成為我大學生活的一個完美句點。”他的朋友們說,“他很開朗,對有的東西很堅持,只要是他覺得是值得去做的,他就會想盡辦法去嘗試。”

 

我突然想到了栗城史多,一個身材矮小卻在3年間連續“裸登”(無同伴、不使用氧氣筒裝備)六個大陸最高峰的男人。他曾說,“夢想指引著我,讓我邂逅了更多美好。”就如同袁振欽一樣,在云南德欽縣那座5119米的雪山上實現了自己的諾言。

 

 

無限風光在險峰

 

冰爪、冰鎬、上升器、下降器,保暖衣、沖鋒衣、羽絨服。這些是登山運動必備的東西。相比其他專業選拔的選手,他平時幾乎接觸不到這些設備。“教練在進山后幾天教導我們如何使用登山器材,我們自己也會進行一些負重徒步練習,而對于那些登山設備,我也會自己去琢磨。”進山第四天時,進行的是攀巖訓練,而第五天便開始登頂了。

 

“與我們同行的有專業的戶外領隊、地理專業人員、高原醫生,特別是那位高原醫生,她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醫生,常年在青海行醫,被當地人稱為“高原守護神”,很了不起!”他言語間滿是對那位老醫生的崇敬之情。因為登山必須根據當地地理緯度及具體地勢情況來確定出發時間,他回憶道:“出發時早上溫度還很低,積雪不易松散,利于登山。不過當時天很黑,根本看不清東西,后來登上頂峰太陽出來了才看到有二十米左右的,坡度大約在70-80度之間的巖壁,雖然之前也聽過,但親眼看到確實膽戰心驚。這個也是黑暗中登山的一個優勢吧,至少看不到有多危險,就不會害怕而不敢前進了。”

 

回到大本營,主辦方舉行了一場盛大的慶功宴,“當時請了三支樂隊為我們到場演奏,整個現場氣氛都很嗨。大家坐在一起,喝啤酒、吃烤肉、分享心得。”慶功宴持續了近三個小時,“那個時候他才真切的感覺到這是一次很不錯的體驗,從互不相識到患難與共,從互相鼓勵到成功登頂,7天的挑戰時光讓隊員們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雖然過程中遇到過許多困難,但是他們最終都順利克服了困難,戰勝了自己。在翻越埡口的訓練中,一位女生的登山杖壞了,無法使用。雖然埡口十分陡峭,但她的隊友依然把自己的登山仗借給了她。在徒步過程中有些隊員體力不支陸續被其他隊員超過,每當被超過的時候,都會聽到隊友的加油鼓勁,這種鼓勵也成為他們堅持下來的動力。”

 

走過多少路,爬山多少山,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你的視野得到了開闊。當你站在高山之巔,俯瞰世界,這就是你的大視野!也許是被這個挑戰過程的刺激所吸引,也許是因為認識到不同的人和事,也許是對山頂的美景的留戀,他說:“這是一次難忘的青春經歷,每一次艱難險阻中步履維艱的前行,無數次面對難關卻依然堅持的信念,所有未曾經歷且不斷突破自我極限的體驗,本身就是一次屬于人生的“未登峰”挑戰。“如果下次還有這樣的機會,我是一定會去的!”

 

在高處遇見未知的自己

 

因為這次特殊的經歷,他受到了始料未及的關注。“一回來,發現自己的微信粉絲漲了好多,有點驚訝。感覺自己成為了名人呢!學院的老師卻這樣評價他,“這個孩子很有沖勁,但與眾不同的是,他很穩,做事很有想法。”

 

當他回到校園的時候,老師和同學們都說:變黑了!但面對大家的祝賀,他自己也坦誠,得到大家的贊賞很開心,他覺得這會成為支撐他繼續努力的一種動力。“在我準備報名參加這項活動的時候,我的家人、老師、朋友都很支持我,給了我很多的鼓勵。我想,如果沒有那么多支持,我也很難沒有雜念的參加活動。我很感恩,也會繼續努力,不想辜負大家。”

 

有人說,登山最大的意義就是遇見最真實的自己。“我很喜歡登山這項運動,但我暫時不會把它當成一種職業規劃。”作為一名2015屆準畢業生,他對現實有著這個符合這個年齡的理智。“我的最終目的是自主創業,但目前打算先找個與專業相關的工作,畢竟現在是從學校過渡到社會,我只有先融入進去,才有更多的機會了解它。我希望通過不斷地歷練,將它變得鮮艷,讓我有足夠的資本和勇氣去實現我的創業夢。”“當然……”他暫停又繼續“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成功,但我想試試,說不定最終我會開一家戶外裝備店呢!”

 

“這次登山經歷收獲了什么?”

 

“應該是向前一步的勇氣吧!很多時候,我們總會被這樣那樣的事束縛,想做卻不敢做。但經過了這次,我想我會變得更加勇敢。不過是一步又一步的前行,哪怕是蝸牛呢?就算可能會遇到刮風下雨,就算可能會面對各種各樣的嘲笑,就算可能會一次次的被旁人超越,但只要不放棄,也是會到達終點的吧。”


 

(文/楊皎 黃河巖)

  2015年11月23日 11:16  成都大學新聞網
利来w66平台 - w66利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