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成大人物 - 內容
2146
李華林:陪伴學生成長
  來源:新聞中心


李華林,哲學碩士,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教師,研究方向為審美文化,主講《文學理論》《教師技能實踐》《國學經典導論》等課程。6月,李華林老師在學校2018年青年教師教學競賽中獲一等獎,我們迫切地想走近她,一窺她的教學世界。


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2018屆畢業生授位儀式上,李華林老師作為教師代表為畢業生講話。那天,她小小的個子,短發,戴著黑框眼鏡、黑裙,隆重而利落。一開口,聲音鏗鏘有力,直抵心底。“她是我最喜歡的老師。”我的手機上收到2014級漢語言文學專業劉思圻發來的消息,像袒露心底久藏的秘密,又像介紹珍視已久的寶貝。“她”是指李老師。


她通常不會特意裝扮自己,黑框眼鏡,及肩短發,穿著素淡,臉上總是帶著微笑。學生們親切的稱呼她“小李老師”。走近她,了解她后,學生們用了三個詞來形容她:“說書先生”“翩翩公子”“陪讀家長”。


講故事的“先生”


“李老師上課就像講評書,抑揚頓挫,讓人身臨其境,很有吸引力”“講理論也能講得很容易理解”“大林的課代入感很強”“課上,李老師是一個講故事的人……”學生們說起對李老師講授的《文學理論》的課堂感受,都稱贊她的語言魅力。每次課李老師講到重點或者有趣的地方,2017級漢語言文學專業的韋翔銘都要用筆記本著重記錄下來。


“文學本體論”“文學創作論”“文學作品論”以及“文學接受論”是《文學理論》課程講授的主要內容,作為漢語言文學專業學生的必修課,怎么把這些聽起來又玄又抽象的概念讓學生聽懂,小李老師有自己的秘訣。課上,她以講故事的方式,把抽象的概念變成感染學生的實例,例子基本都來自學生的日常生活、時事熱點,讓文學概論的課堂充滿趣味。


“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停電就意味著霎那間世界陷入無邊黑暗,小孩子們玩耍總是分成幾個敵對陣營。突然!停電了,整個世界跌入無盡深淵,黑夜讓人心驚啊,他們四處逃竄、吼叫,落入一種不知名的恐懼。這時,一個男孩子站了出來,他爬上窗臺開始講故事,講凡爾納、講雨果,孩子們逐漸擁在他身邊,不再哭鬧,也不分陣營,只認真地聽,甚至不再期待電的回歸……時間的支離破碎和空間的若有似無就這樣真真實實地被那些虛妄的文學故事填滿了……文學給人以心靈的安慰,驅散內心的恐懼。”在講述文學的作用時,李老師講述的停電的夜晚讓人豁然開朗。


但李老師不會迎合學生而降低課程的思辨品格,她說,“從很日常的例子入手談理論,為的是把艱澀復雜的東西生動化、簡單化,讓學生更能理解新的知識,教師和學生相互學習就應該相互尊重,不能為取悅,把東西說得簡單,降低它的品格。教學上的深入淺出,是為了更好的學習,日常的經驗舉例,最終還是要提煉到一個相對來說能夠讓學生有所感觸的理論總結上,這樣才能形成印象。”


有風度的“翩翩公子”


韋翔銘一直記得與李老師第一次見面的情景。“那是大學的第一節課,我坐在第一排,趴在桌子上出神,不知道她什么時候進來了,一開口,洪亮的聲音充滿力量感,富有穿透力,一下子叫醒了我,我一抬頭,正好與李老師的眼神相接……”就是這一瞬,讓韋翔銘對李老師生出喜愛、敬佩和依戀。大一時,每周二晚上的《文學理論》安排在綜合樓,韋翔銘經常拖著老師請教,直到整個綜合樓幾乎就剩她們兩個人。“她知道我住8棟,時常開車送我到樓下。”一路上他們談理想,談人生,談大一學生的迷茫,小李老師總是給她指點迷津,以過來人身份給她意見。


“雖然李老師從不承認有幫過我什么,但那些迷茫路上的陪伴和指點,說是人生導師也沒差別了,在我心里,她是先生,像楊絳先生、葉嘉瑩先生那樣的氣質如蘭心有天地的先生。”因為對李老師的喜愛,雖然大二沒有李老師的課了,但韋翔銘還要到大一班上去蹭課,“我喜歡聽小李老師講故事。”今年教師節,韋翔銘寫了一篇短文—《一抬頭,掉進你恰好的溫柔》,“恩師便是,無論何時提及,都將傾心至極之人。達者為先,師者如斯,她陪著我行了不過一年的路,我卻想道一句:先生,感恩。”


“有風度!”2017級漢語言文學的黃友科這樣形容小李老師,“如果她是男子,我一定要用‘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來贊美她。”小李老師追求一種尊重、平等的師生關系,“沒有哪個學生會喜歡一個自以為是的老師,也沒有人愿意跟一個自以為是的人學習。”“小李老師很‘有風度’,一個班幾十名同學就有幾十種想法,但不管同學們的想法多么奇怪,是否合乎主流認知,她都認真聆聽,悉心作釋。她愿意去了解學生感興趣的事,一起探索與思考。”黃友科說,李老師尊重每一位同學,感覺到被尊重,同學們都愿意與李老師交流。


私下里可以玩笑,課堂上嚴肅正經卻不會覺得呆板無趣。教與學,是老師與學生相互作用的過程,“既然是相互學習就應該相互有尊嚴,相互探討就該相互尊重”。在2017級漢語言文學專業《文學理論》最后一節課上,小李老師在講臺上對著整個專業的學生深鞠了一躬,韋翔銘說:“我很驚訝,又覺得她就是這樣,我們師生之間度過了愉快地一年。”她送給他們一段話,“如果說世界上大多數關系都是以相聚為目的,那么師生則是以分離為目的。但如果《文學理論》這門課程能幫你在開啟文學大門時獲得過不一樣的視野或思考方法,那么今天的分離則具有了厚重的意義……”


做學生成長的陪伴者


教師是什么?“是學生成長路上的陪伴者。”在每一屆學生的第一堂《文學理論》課上,她都會說這樣的“開場白”——“我們這門課是純理論課,可能會很枯燥,很難。如果你們愿意,我可以陪你們慢慢地往前走。”


“李老師很注重思考教與學的關系,除了從方法和技巧上去研究教學,還要學習思考我的世界、我的授課內容跟學生的關系。”因此,為了增加對學生的了解,更好安排課程內容,每年,李老師都會對每一屆新生做一個調查,問題涉及“你讀過什么書”、“知道哪些文學著作”、“看過什么學術類的報刊”等,除了這些,還有“你想對老師說什么”、“對老師有什么期待”之類的問題。她認為每個班集體都有自己的個性,不同的性格造就不同的學習氛圍,填寫問卷有助于了解班級的整體情況。


“老師不應該是站在講臺上,高高在上地灌輸知識的人。大學生有自己獨立的思考,我要做的只是扮演一個‘有相對經驗的陪伴者’角色”。2014級漢語言文學專業學生劉思圻說,“李老師不會將師生關系定義成一種高下之分的狀態,而是會發現你的特質,并接納這些特點,與你友好相處。”在大學的各個階段李老師都給予了劉思圻切合實際的引導。初入學時,李老師在課堂上和同學們探討要以何種姿態度過大學四年,“你們要通過不斷嘗試,找到自己的特點,找到‘我之為我’的那條路……”畢業時的授位儀式上,小李老師以過來人和引導者的身份提醒同學們即將面對的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落差,寄語畢業生“大膽出發,從容生活”。


她鼓勵學生從思考中收獲快樂,大膽地質疑,積極的交流。“大學生的學習是一種探討式的學習模式,課堂就是探討交流的平臺,不要‘玩樂的大學’就是要和自己的惰性作斗爭,教師的作用就是讓他們在大學這個學習方式自由、思想自由的環境中增強自主學習能力。大學的快樂是建立在一種付出、思考、收獲過程上的快樂,而非僅僅滿足釋放天性。”


她從容、理性、謙遜,學生眼里的李老師敬業、溫潤,她享受這個與學生交往的過程。她站在講臺上講故事,風度翩翩,用故事陪伴你探索一條名叫“文學”的道路。



(文/王靜 圖/謝一諾 編輯 閔秀玲)


  2018年11月12日 16:54  成都大學新聞網
利来w66平台 - w66利来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