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成大人物 - 內容
1359
員晉:救死扶傷 義無反顧
文:李燕霞   來源:新聞中心


員晉,成都大學附屬醫院骨科主任醫師,教授,四川省醫學會運動醫療專委會副主任委員、四川省醫學會骨科專委會關節鏡學組副組長、四川省醫療事故鑒定專家組成員、成都市醫療事故鑒定專家組成員、成都市骨科質量控制中心專家組常委、成都市運動醫學質量控制中心副主任委員,成都市金牛區政協委員。


曾連續三次“戰斗”在搶救傷員的地震災區一線,被網友親切稱為“天使之光”。擅長運動醫學疾病的診治,人工關節置換,應用關節鏡技術進行骨關節炎、關節周圍骨折及韌帶斷裂的處理及修復重建,完成各類大型疑難手術數千例,尤其在骨關節疾病、運動醫學疾病、創傷骨科及關節周圍復雜骨折方面,有較為深入的研究和豐富的臨床經驗。浸淫人體骨關節研究領域30余年,在國家級醫學期刊發表論文10余篇。


2019年4月25日,員晉老師獲評“2018年成都大學十大新聞人物”,由此我們走進了他的世界。


工作日常  急急忙


“趕緊!趕緊!趕緊!”連說了三遍“趕緊”,員晉步子邁得更快了。早上8點多,我終于在成都大學附屬醫院住院部九樓的骨科病房里見到了這個大忙人。一米七左右的個頭,臉圓圓的,戴著金屬邊的眼鏡,西服外套著白大褂。臉上那幾道歲月留下的溝壑,透著一種醫者的淡定從容。


他前腳剛從一個病房出來,后腳他又帶著查房醫生們走進了另一個病房。“病人多,10點還有手術,不能讓手術病人等著。”


“急性子”的員晉一進病房就“慢”了下來。問、聞、切、觸、動、量,每一步操作都少不了。病人的飲食、用藥情況、身體反應……病人每天的病情變化,他不僅瞧得仔細,問得也清楚。見著他來,沉悶的病房多了些活力,許多病人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和他交流著病情。


病房里的病人大都上了歲數,跟病人說話時,員晉習慣把音量提高,好讓患者聽得真切。當被問及在手術臺上遇到過的挑戰時,他看著自己面前的一位病人,臉上云淡風輕,“這位大爺今年98歲高齡,股骨骨折送進來的,前兩天我給他做了臺髖關節置換手術。這種類型的骨折常被稱為‘老年人的最后一場病’。”這個年齡階段的高齡患者通常都存在老年癡呆、免疫力低下等問題。手術后容易引起系列感染,風險極大。而在骨科病房里絕大多數的病人都上了年紀,“什么最有挑戰?每天都是挑戰。”


周二一天是門診時間,因此每個周二他的飯點總要往后延上一延。病人多,他不忍心讓病人久等。一周七天,有四天都是手術日,一個月下來員晉至少要做上32臺手術。而他的忙有時是“自找”的。好不容易周末得空,他又出現在大大小小的學術研討會上“充電”。


從醫三十余載,員晉深感“當醫生不容易,當好醫生更不容易”。醫學行業不停更迭,容不得醫生們“打盹”,醫者得在不停鉆研、探討中尋找疑難雜癥的最優解。這,也是員晉心之所向。


九寨溝地震中搶救傷患


地震中的逆行者


8月8日21點19分,九寨溝突發7.0級地震。上百名傷員被安置在九寨溝縣人民醫院門口的空曠區域,等待救援。此時,員晉正巧和團隊在九寨溝縣進行醫療援助。地震發生后,他和團隊立即乘車趕往九寨溝縣人民醫院,他也成為第一個趕到災區現場的運動醫學醫生。


經歷過“5.12”汶川地震、“4.20”蘆山地震,員晉有著豐富的醫療救援經驗。衛計局領導任命他為現場醫療救援工作的臨時負責人。臨危受命,他帶領團隊迅速制定救援方案,檢查現場傷員身體狀況,判斷傷員病情輕重,對他們的傷情進行評估,安排轉運的順序。


連續工作43小時,疲憊早已被員晉拋到九霄云外,他最關心的是等待救治的傷員。


眾多傷員中,員晉注意到一名渾身冰涼、神志淡漠的傷員。“這是急救現場專業上稱為“沉默者”,是最危險的傷員。”憑著經驗,員晉迅速做出判斷,這名婦女正處于休克狀態。果不其然,護士檢測血壓已經低到了70/40mmhg,脈搏微弱。經初步檢查判斷為骨盆骨折,腹腔受內傷大量出血。在為其開放雙通道快速補充液體,維持血容量,糾正休克后,這名傷員被迅速轉運到九寨溝縣人民醫院,進行連夜手術。員晉和團隊從死神的手里把她搶了回來。


幾天之后,員晉在九寨溝縣人民醫院查房時見到這位傷員,她抓著員晉的手眼里滿含感激之情:“員醫生,我的這條命是您撿回來的!”員晉心里很坦然,他只是說“職責所系。”

 

“從傷者的眼神中,我能看到醫院和醫生給他們帶來的希望,哪怕是地震后醫院危房旁的空地上。”三次地震,他都陪在傷員身邊,來不及關心家人的安危。兒子小時候不理解員晉,“父親陪伴病人的時間比家人還多,因為這樣的原因,小時候曾固執地不愿成為醫生。 5.12汶川大地震發生后,一家老小生死未卜,他的心思都撲在搶救傷員,他告訴妻子:“我在這兒救人,也會有人救你們。”


為醫,從一到無窮


小時候的員晉身體不好,跟醫生打了不少交道。家里母親和三舅又都是醫生,這讓員晉對醫護行業有著天然的親近感。那時,年幼的員晉眼里,醫生是會施魔法的人,能解除病痛。而三舅建筑了他童年的納尼亞。


三舅曾是武漢同濟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的肝膽外科教授。八、九十年代,腹腔鏡技術在國內運用還不多。40多歲的三舅仍不囿于已有技術的使用,開始鉆研腹腔鏡技術的臨床應用。三舅專注醫學的身影和他口中那些醫患間溫情的小故事一點點編織著員晉年少時的夢。


父親從西藏軍區退役后,員晉一家幾經輾轉定居在四川省峨眉山市。成昆鐵路恰好從這里經過,將成都、峨眉山市這兩個原本在地圖上間隔171公里的點連成了一條線,也接連起員晉和成都大學附屬醫院30余年的緣分。


當時,成都鐵路局中心醫院(現成都大學附屬醫院)處于成都鐵路地區的中心位置,擁有專業技術高超的醫護人員,成為不少生活在鐵路沿線的子弟看病的選擇。也讓員晉生出到成都鐵路局中心醫院工作的念頭。


1988年,員晉從南京鐵道醫學院(現東南大學)畢業,被分配到成都鐵路中心醫院工作。“金口碑好醫生”不是一兩天就能練成的。第一次獨立做手術時,員晉也遇到點“小插曲”。那是一臺闌尾炎切除手術,雖然進行了術前培訓,但這是第一次獨立手術,一切都要靠自己摸索。一開始,手術流程進行得十分順利。進入腹腔后,員晉心里“咯噔”一下懵了,找不到闌尾。怎么辦?他緊張得發汗,想向上級醫生求助。可他明白,這是成為醫生必須要經歷的。他深吸一口氣,冷靜下來仔細回憶以往參加手術時上級醫生的操作。終于他找到了闌尾,手術順利完成。


有了這一次經歷,他才深深地體會到平時練習的重要性。從此,手術臺以外都是他汲取專業知識的身影。


1995年,員晉在華西醫院進修。當時,耶魯大學的埃利奧特教授負責培訓華西醫院的骨科醫生。他主動向埃利奧特教授請纓——管床學習,這才得以第一次接觸到關節鏡。在關節鏡的幫助下,一臺手術只需通過2-3個小孔就能完成,員晉覺得神奇極了。


回到成大附屬醫院后,他和骨科的同事便向院里申請引入關節鏡,使成大附屬醫院成為四川省內較早開展“關節鏡技術在膝關節的應用”的醫院之一。


無窮的求知欲砥礪著員晉和團隊一路探索,近幾年,成都大學附屬醫院骨科在微創和骨科生物材料應用上達到了國內領先水平。未來,員晉和團隊打算嘗試探索HTO截骨矯形治療骨關節炎、單髁置換等技術。這條充滿挑戰的道路上,員晉和團隊一同朝著“從一到無窮”的目標孜孜不倦。


積極履職盡責 服務社會


真正的好提案是深入群眾,關心百姓關心的事。


擔任政協委員兩年來,員晉積極建言獻策,提交提案6項,其撰寫的提案《創建金牛區特色就近緊密醫療聯合體的建議》針對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醫療診治問題提出了建設性建議,被評為金牛區政協“七屆二次會議優秀提案”。


正是因為深入過基層,才了解群眾所求。多年來,員晉積極參與西部運動醫學關節鏡聯盟WASMA、四川省醫學會運動醫療專委會等眾多機構組織發起的下基層義診義講活動。除此之外,他從2011年起開始利用假期時間到藏區義診,還自費購買數萬元與骨關節病相關的藥品,免費發放患者。


他記得華西醫大的楊志明老先生曾說過,“當醫生先是一種職業,再是一種使命,最后成為一種信仰。”現在他有了一些使命感。8年里,他義診的足跡遍布四川、青海藏區和西藏,用醫者仁心溫暖了藏區同胞的心,也和他們結下深厚的情誼。


杏林春暖,他用一把手術刀,一顆仁心,救死扶傷。如他所說:拯救生命的過程充滿著張力,懊喪和喜悅并行,喜歡這種義無反顧的生活,享受幫助他人、被人需要的感覺。誓言無聲,早已隨著長期的修煉流入我的血液中。


  2019年06月04日 19:26  成都大學新聞網
利来w66平台 - w66利来有限公司